当前为位置: 首页 > 印记专题 >

印记专题





标题:那些世界知名的高尔夫摄影师们





  在高尔夫的艺术世界里,最为主流的两种形式是油画和摄影,它们以不可彼此替代的方式各领风骚。比如,高尔夫摄影,这是很特殊的一门专业摄影——不仅高尔夫油画无法取代它,其他领域的摄影大咖也不敢轻视它的“小个性”。即使高尔夫摄影已经是个专门领域,仍然可以继续细分下去,起码包括了赛事拍摄和球场拍摄两大分支。
  那么,谁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高尔夫摄影师?不好说。有些摄影师擅长抓取高尔夫赛事瞬间,有些则擅于表现球场美妙,精通两方面的摄影师更是凤毛麟角。毕竟艺术涵括的门类众多,无法轻易排名论次。放下胜负欲,以道会友,岂不更是同道中人之乐事?!
此篇,高尔夫印记先介绍几位高尔夫摄影圈的大神级人物。他们见证了不同时期的高尔夫历史,并且以各自方式纪念和讲述着高尔夫故事。
早期历史的记录者:托马斯·罗杰(Thomas Rodger
  首先隆重介绍的当是与“古老”和“经典”有关的人物,他就是苏格兰圣·安德鲁斯的第一位职业摄影师托马斯·罗杰(1832-1883)。
  著名的圣·安德鲁斯,不仅是“高尔夫的故乡”,也是第一个用照片记录下当地生活、人文、建筑和自然环境(包括高尔夫球场)的英语系城镇。得益于此,我们能够在今天通过照片了解到许多19世纪中期圣·安德鲁斯的真实景象以及现代高尔夫早期的模样。
罗杰就读于圣·安德鲁斯大学,在1856年成为苏格兰摄影协会的创办者之一并获得了爱丁堡摄影协会的奖章,他为老汤姆·莫瑞斯、小汤姆·莫瑞斯和其他圣·安德鲁斯高尔夫名人拍摄的照片都是极具代表性的经典之作。
  罗杰在圣·安德鲁斯的私人宅邸也是他的工作室,门外牌匾上这样写道:“他是圣·安德鲁斯第一位职业摄影师,精通卡罗式摄影法,师承于约翰·亚当森博士教授(也是亚当森博士劝服罗杰将摄影作为其毕生职业)。他用摄影方式对镇上的居民、渔民和卓越人物的真实记录,带给了他巨大名誉。他曾对皇室的访问,使他获得前往伦敦参加皇家拍摄任务的机会。他建造了这座房子并成为这个镇上第一个摄影工作室。他与布鲁斯特、亚当森共同将圣·安德鲁斯打造成一个世界级的摄影中心。”
捕捉挥杆动态美的哈罗德·埃杰顿(Harold “Doc” Edgerton
  对一名高尔夫球手来说,能够完整记录下快速的挥杆过程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而摄影师哈罗德·埃杰顿(1903-1990,美国)实现了这个球员的小梦想。在二十世纪,哈罗德将艺术与技术结合,通过多频闪拍摄技术捕捉到了移动中的人、动物、物体的动态过程,以静态照片展现出动态之美。基于此,他拍摄到高尔夫动作的分解步骤,对高尔夫球运动科学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
  1935年,哈罗德为球手鲍比·琼斯(Bobby Jones)进行了挥杆动作的频闪拍摄。哈罗德对琼斯近乎完美的挥杆动作的摄影分解,说明了细微动作的差别是如何对高尔夫运动过程产生影响的,并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对高尔夫教练和设备公司产生了深远影响。这一组明胶银盐相纸输出的黑白老照片一共16幅,已经是高尔夫历史的一个重要部分,鲍比·琼斯将它们捐赠给了美国高尔夫球协会(USGA)。
定格奇迹的海·佩斯坎(Hy Peskin
  海·佩斯坎拍摄的最著名的高尔夫照片是本·霍根(Ben Hogan)在1950年美国公开赛梅里奥尼思郡第18洞优雅的一号铁挥杆。照片中的一切看上去都如此完美,描绘出的景象堪称高尔夫“奇迹”。因为在比赛的几周前,本·霍根在一次车祸中险些丧命,医生已经宣布他高尔夫生涯的结束。而这张照片记录了高尔夫历史上一次最伟大的复出,霍根用他那著名的一号铁在第18洞向着胜利前进。这张照片是高尔夫历史的一部分。奇怪的是,很少人知道这张照片的摄影师是谁。
高产摄影师劳伦斯•列维(Lawrence Levy
  来自伦敦的劳伦斯·列维用了20多年拍摄世界级的高尔夫赛事,因其《高尔夫世界》(Golf World)领衔摄影师以及莱德杯欧洲队的官方摄影师的身份而知名。他记录球员、球杆球具、球场和观众,全面展示了高尔夫球运动的发展和体育运动的精神风貌。列维最著名的一张照片作品是Larry Mize在2013年赢得大师赛时的最后一推的胜利小跳。2013年,圣·安德鲁斯大学图书馆的特别收藏部举办的高尔夫人物摄影展收集了他超过20万张的拍摄作品。由于罹患癌症,列维在1995年时去世,年仅47岁。
见证百名球星的大卫•加能(David Cannon
  大卫•加能是体育界最有名的摄影师之一,他曾为百余名高尔夫明星拍摄。他在高尔夫领域一举成名的摄影作品诞生于33年的英国公开赛,他捕捉到了高尔夫球星塞夫•巴列斯特罗斯(Seve Ballesteros)在圣安老球场第18洞折桂时高高举起手臂时的场景。
不让须眉的女摄影师琼•多斯特(Joann Dost
  来自佛吉尼亚的琼•多斯特,称得上世界最著名的女性高尔夫摄影师。她曾是一名职业球手,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征战了五届LPGA。在那之后,她将毕生精力投注于高尔夫摄影。最初她只用一台玛米亚相机,向包括安塞尔·亚当斯在内的著名摄影师学习如何拍摄高尔夫球场风光。她在1977年定居到圆石滩附近,而她最著名的高尔夫摄影作品大都来自于蒙特瑞半岛。
赫尼布里兄妹组合 约翰和詹妮(The Henebry
  赫尼布里家族的约翰和詹妮,是加利福尼亚的兄妹组合,他们拍摄高尔夫球场已经超过25年了,而他们的作品也频繁出现在主流高尔夫杂志上,比如《高尔夫文摘》(Golf Digest)和 《高尔夫杂志》(Golf Magazine)。即使现在大多数摄影师都已经使用数码相机了,他们依然坚持于用“老式”胶片相机拍摄出大尺寸的照片。他们通过拍摄建设中的PGA西部高尔夫球场而开始成名。
每一张照片都记录着一个特别的故事,散发着那时的味道,传递着那时的情绪。高尔夫印记收集了许多珍贵的高尔夫历史照片,并将它们分类整理,深层次解析高尔夫文化。感兴趣的球友可以在高尔夫印记的官网获取更多信息。并且,印记也为大家制作高尔夫黑白照片复制品,欢迎咨询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