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为位置: 首页 > 印记专题 >

印记专题





标题:印记笔记:透过艺术看高尔夫之漫画、卡通和广告插画





        正如上一章节“走向多元的20世纪”阐述的那样,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由苏格兰和英国领衔的经典的“高尔夫早期”进入到尾声阶段,下一个更加令人瞩目的时期将以公众高尔夫和伟大的高尔夫人物为主要特征,主导中心转移到了美国,即便英国人一定坚持认为苏格兰的高尔夫才是正宗的。从艺术史上来看,这个时期西方艺术的“主义”不仅纷繁而且多变,不过高尔夫艺术并未在此期间发生剧烈变化。然而,这一阶段的确是一个历史转折,高尔夫开始大众化,媒体将对高尔夫普及发挥重要作用,摄影在媒体传播中开始取代传统绘画,早期高尔夫艺术到了结尾,高尔夫艺术也要从传统走向现代了。
       在铁路运输和杂志、电视的媒体推动下,高尔夫迅速成长起来,到“二战”后进入一个新的繁荣期。在这个过渡期,跳脱出传统绘画里常见的油画与水彩画的形式,漫画、卡通和广告插画的曝光率逐渐提高,相应地涌现出一批出色的漫画家、插画家甚至是艺术大师。此篇是“透过艺术看高尔夫”栏目的最后一个章节,我们将为“早期高尔夫艺术”圈上一个句号。

 
英国漫画家“间谍”和漫画周刊《名利场》
       所谓漫画(caricature),通常采用夸张、比喻、象征等艺术表现手法,或讽刺隐喻或赞美歌颂某人某事,表达了画者的态度,是一种浪漫主义的绘画表现手法。漫画有着较强的社会性,不论纯属娱乐抑或含沙射影,于诙谐幽默之间发挥了认识、教育、审美的社会功能,自然而然,画面细节便不怎么“讲规矩”了,既能夸大缩小,也能穿越时空。
       相比于那些正统的肖像、风景和动作场景的画家,“间谍”(Spy)是个人艺术特点最鲜明的一位,在漫画方面的成就使他在艺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间谍”是英国肖像艺术家、漫画家莱斯利•马修•沃德(Leslie Matthew Ward, 1851-1922)的常用笔名,他是皇家肖像画家协会RP(the Royal Society of Portrait Painters)和皇家艺术学院RA(Royal Academy of Arts)的会员,以杂志漫画、人物漫画和肖像画而闻名。莱斯利•沃德出生在艺术世家,父母均为画家,他的母亲亨丽埃塔•玛丽•阿达•沃德(Henrietta Mary Ada Ward, 1832-1924)所在家族的艺术基因更强大。亨丽埃塔的父母也是艺术家,祖父是非常著名的动物画家詹姆斯•沃德(James Ward, 1769-1859),詹姆斯与同时代的两位艺术家约翰•杰克逊(John Jackson RA, 1778-1831)和乔治•莫兰(George Morland, 1763-1804)还有姻亲关系。
       莱斯利•沃德没有辜负家族声誉,与英国版《名利场》周刊(Vanity Fair)长达40年的合作,是他艺术生涯中的一个重要标签。《名利场》覆盖文学、政治和社会等话题,在将近50年的时间里,为读者提供了维多利亚时代(Victorian era, 1837-1901)和爱德华七世(Edward VII,1841-1910)统治时期各种精彩的人物漫画,其中最受欢迎的是当时著名人物的整版漫画,而皇室成员、政治家、科学家、作家、演员、士兵、学者和运动员都是艺术家们的描绘对象。“间谍”莱斯利•沃德是众多供稿艺术家中最知名的一位,也是合作时间较长的一位,直到1914年英国版停刊,他一直为《名利场》工作。他发表过油画、水彩画和黑白画作品,尤以漫画最受追捧。40多年里,他画了1325幅肖像,这些肖像画经常由《名利场》以化名“间谍”或“抽屉”(Drawl)出版。它们首先以水彩画的形式出现,之后被制成石版画以便在杂志上发表,然后又被复制到更好的纸上作为印刷品出售。“间谍”在这一流派中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名利场》的漫画有时被统称为“间谍漫画”,而忽略了具体画家到底是谁。
       “间谍”描绘的高尔夫人物当然是极具时代影响力的,他曾为《名利场》完成了八个高尔夫主题作品。1890年,当美国人小约翰•鲍尔(John Ball Jr.)摘得英国公开赛(the Open Championship)桂冠,标志着顶尖的业余选手登上历史舞台,也意味着高尔夫进入普及繁荣的一个新阶段,“间谍”便在当年为《名利场》完成了第一个高尔夫选题——他为赢得了两次英国业余锦标赛(the British Amateur)的霍勒斯•哈钦森(Horace Hutchinson)绘制漫画,出版在《名利场》的“当之无愧的人物”(Men of the Day)专辑之中,这幅作品的原作水彩画现今由美国PGA博物馆(the Professional Golf Association Museum, Far Hills, New Jersey)珍藏。
       “间谍”以其独特的风格与当时的传统漫画形成对比。在传统漫画中,为了突出一个更强烈的讽刺元素,通常会扭曲人物的身体比例,塑造出一个有着大脑袋和较长上半身的“大头娃娃”。尽管这种呈现方式已被社会所接受,但莱斯利•沃德不希望画中的原型人物感到被冒犯,他提出一个新概念“特征肖像”(characteristic portraits),就是在保持人物现实身材比例的前提下,通过提取人物的一些特征来表达漫画意图。这种方式实质上完成了一个真实的主体肖像,人物形象不及传统漫画那么夸张又比正统肖像略显夸张,但恰恰抓住了核心特征,有着四两拨千斤的力道。
       在第一个高尔夫主题获得成功之后,“间谍”又描绘了六位伟大人物:1903年描绘了穆尔•弗格森(Mure Fergusson, 1855-1928)和哈罗德•希尔顿(Harold Hilton, 1869-1942),1906年是罗伯特•麦克斯韦(Robert Maxwell, 1876-1949)和约翰•亨利•泰勒(John Henry Taylor, 1871-1963),詹姆斯•布雷德(James Braid, 1870-1950)于1907年被收录到“当之无愧的人物”,在1909年入选的是密查姆王子高尔夫俱乐部(Prince′s Golf Club at Mitcham, England)的创始人第一代男爵马尔拉比•德尔利(H. Mallaby Delley, 1st Baronet, 1863-1937)。除此之外,“间谍”还为《世界》杂志(The World)描绘了未来英国首相劳大卫•埃德•乔治(David Lloyd George, 1863-1945)手拿球杆的漫画。
        《名利场》近半个世纪的成功,特别是《名利场》与高尔夫的关联,“间谍”当然功不可没。除了“间谍”,与《名利场》合作的“自由党”(Lib)也有优秀的高尔夫主题作品。意大利画家李博利欧•普罗斯佩里(Liberio Prosperi)在《名利场》的签名是名字的字母缩写Lib,他在1885年至1903年间创作了55幅漫画,主要集中在赛车方面,虽然不及“间谍”的高尔夫作品多,但是他在1892年创作的这幅高尔夫漫画也很有代表性,画中人物是当年赢得了个人第三个业余锦标赛冠军的小约翰•鲍尔(生涯共赢得八个业余冠军)。1988年,签名Lib的原作水彩画出现在了伦敦皇家古典运动展览会(Ancient Game exhibition, London)上。
卡通形象“果岭公鸡”与卡通画报《笨拙》
       “间谍”和《名利场》的时代,对应着高尔夫在19世纪下半叶开始的兴盛阶段。事实上,在“间谍”的时代之前,不乏优秀的卡通画家和卡通作品。1803年,苏格兰雕刻家、卡通画家约翰•凯(John Kay, 1742-1826)创作的《果岭公鸡》(Cock of the Green)就是一个经典案例。确切地说,这是一幅插配了文字说明的有场景的卡通,描绘的是亚历山大•麦克凯勒(Alexander McKellar)1803年在布伦慈菲尔德的爱丁堡老球场。
        即便19世纪初期的高尔夫远不及之后的参与规模那么大,但这些少数人中的多数人是“金字塔”顶尖的皇室或精英小众,他们的言行总是会受到关注甚至引领潮流。据《爱丁堡的秘密》(Secret Edinburge)一书中描述,亚历山大•麦克凯勒并非皇室和名流,也不是著名球手或高尔夫从业者,只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高尔夫爱好者,生前从未取得任何奖项或成为专业球手,直到1813年去世,他“果岭公鸡”的绰号在爱丁堡一直非常出名。此人有个小酒馆,为了打球,把生意扔给了老婆打理,每天都泡在布伦慈菲尔德老球场(Bruntsfield Links)。他吃完早餐出门,天黑也不回家,甚至要继续在灯光下打球,经常连晚饭都是老婆送到球场。
       当“果岭公鸡”这样的人物被推到台前,那个时期高尔夫在苏格兰的风靡流行程度可见一斑。画家约翰•凯的选题往往不限于体育、文化、休闲等,涵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休•帕顿(Hugh Paton, 1852-1941)收藏了他的肖像作品,还出版了《已故约翰•凯的一系列原始肖像和漫画蚀刻以及传记素描和说明性轶事》一书,被评价为19世纪初期爱丁堡最有趣的社会生活和流行习惯的独特记录。
       “卡通”是英语cartoon的汉语音译,最早起源于欧洲,指代幽默讽刺的绘画形式,可以是壁画、油画、地毯等的草图、底图,也可指漫画、讽刺画、幽默画。早在17世纪末,英国的报刊上就已出现许多类似卡通的幽默插图,随着报刊出版业的发展繁荣,至18世纪初,出现了专职卡通画家,英国卡通也基本定型,多取材于社会风情,以幽默含蓄见长。
       幽默的字幕卡通在维多利亚时代的繁荣时期被广泛出版。1841年在伦敦创立的《笨拙》画报(Punch)是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幽默讽刺杂志之一,事实上,正是这个刊物的供稿人、维多利亚时代的著名插画大师约翰•李奇(John Leech, 1817-1864)和杂志编辑马克•吕蒙(Mark Lumon)首次将幽默讽刺画正式命名为“卡通”。
       《笨拙》在1886年有了一部高尔夫主题作品,数百位艺术家和插画家紧随其后,包括著名的“乔治•皮普斯汉克”(原名John Wallace,笔名George Pipeshank, 1841-1905)、R.M.亚历山大(R. M. Alexander, 1884-1915),以及哈里•弗尼斯(Harry Furniss, 1854-1925)、汤姆•布朗(Tom Browne, 1872-1910)、约翰•哈萨尔(John Hassall, 1868-1948)、弗兰克•雷诺兹(Frank Reynolds, 1876-1953)、劳森•伍德(Lawson Wood, 1878-1957)、哈里•鲁恩特里(Harry Rountree, 1880-1950)、查尔斯•科伦比(Charles Crombie, 1885-1967)和H.M.百特曼(Henry Mayo Bateman, 1887-1970)。
 

A bad Lie
-Lawson Wood (1930s print)
一个不好的谎言
-劳森·伍德(1930年印刷)
 

Anyway, it's better to break one's——clubs than to lose one's temper!
-Harry Rountree (Punch)
不管怎样,最好是打断自己的球杆,而不是发脾气!
哈里·鲁恩特里(《笨拙》Punch)
 

THE MAN WHO MISSED THE BALL ON THE FIRST TEE AT ST ANDREWS
-H M. Bateman (The Tatler, 1925)
在圣安德鲁斯一号发球区丢失球的人
-H M. 百特曼 (《闲谈》,1925年)

       在19-20世纪交接的这一时期,美国插画发展得也很快。阿瑟•伯德特•弗罗斯特(Arthur Burdett Frost, 1851-1928)是“美国插画黄金时代”伟大的插画家和漫画家,记录了50多年美国文化生活的各个方面,以自然主义的版画闻名,被不少人称为描绘美国乡村的最好的插画师。曾经在伦敦向当时一些伟大的漫画家学习的经历,对他回国后推动漫画形成和其他创新极有帮助。而且他热爱体育,打猎、钓鱼、高尔夫是他最爱的选题,他画笔下的高尔夫插画总是充满幽默感。
和上述那些英国艺术家一样,他在高尔夫作品中加入了更多的场景设置,选题已远不止令人一笑了之的失败、挫折、坏脾气、女子球手和观众眼中的紧张,在卡通和漫画创作中渗透了更多传播高尔夫礼仪、规则、气氛的严肃话题。他们以幽默的绘画形式,正面宣传了高尔夫的环境和气氛,甚至带有一定的批判性,作为媒体传播的内容,对高尔夫发展有积极的影响和推动作用。
 
“行走的绅士”和商业广告时代
       时代变了,随着自带贵族气质的高尔夫在全世界国家和地区广泛流行开来,嗅觉灵敏的卡通画家、媒体和广告商尤其偏爱高尔夫。尊尼获加(Jonnnie Walker)就是高尔夫与商业品牌结合最成功的一个案例。    
       英国皇室御用威士忌品牌“尊尼获加”始于1820年,是苏格兰威士忌之典范。从核心配方到酒瓶包装再到品牌形象,尊尼获加都是极具个性的。1908年,著名画家托马斯•亚瑟•布朗(Thomas Arthur Browne, 1870–1910)受邀创作品牌LOGO,根据品牌创始人约翰•获加(John Walker)的画像绘出了“向前迈步的绅士”,这一生动形象和“永远向前”(Keep Walking)的品牌精神相辅相成,共同象征了沃克家族(Walker family)的开创精神和不断创新的家族传统,也代表了尊尼获加对高品质的极致追求,正如高球场上,永不放弃,一直向前。这幅托马斯•布朗1908年的高尔夫漫画中,红色燕尾服的形象就是“向前迈步的绅士”最原始的样子。
       托马斯•布朗是英国皇家艺术家协会RBA(Royal Society of British Artists)和皇家水彩画家协会RI(Royal Institute of Painters in Water-Color)的成员,是漫画界一位杰出的连环漫画家。1890年,阿尔弗雷德•哈姆斯沃斯(Alfred Harmsworth)创立了漫画周报《漫画剪辑》(Comic Cuts),是漫画史上第一个把单词Comic(喜剧的)作为刊名的出版物。虽然定价只有半个便士,印刷成本低廉,但哈姆斯沃斯提出的“花半便士就可以笑一百次”的市场策略取得了极大的商业成功。托马斯•布朗大胆的绘画风格与《漫画剪辑》非常匹配,他甚至搬到伦敦专门进行创作,每周出版六本整页的刊物,同时为几家英国杂志制作插图。他的卡通作品出现在《笨拙》杂志、《塔特勒报》(The Talter)和其他一些备受好评的期刊上。
       我们在21世纪回望成功经营了快两个世纪的“尊尼获加”品牌,仍在沿用诞生了一个多世纪的“向前迈步的绅士”的品牌形象,同时还赞助举办了有国际影响力顶级高尔夫赛事。不只是尊尼获加,从茶叶、香烟到红酒,饼干到牛肉汁,太妃糖到牙膏,阿华田到吉尼斯,高尔夫经常被用来宣传产品。基本上任何高品质的或者休闲的、与生活相关的品牌或商业,都会与高尔夫发生关联。像尊尼获加与高尔夫商业结合的成功模式,为许多品牌和高尔夫的推广带来了双向收益。可能高尔夫主题的漫画、卡通、海报作品几乎不可能被评为传统绘画界的典范,特别是在摄影术和电视媒体大发展之前,它们在推动高尔夫大众化以及在商业上实现的价值不容小觑,而那些最初创作了漫画、插图、海报的设计师和插画师们,有许多在后来都成了很棒的艺术大师。
       从19时候下半叶到20世纪,这个时期的艺术家和艺术成就与1850年之前完全不可相提并论了,高尔夫艺术的具体呈现方式突破了传统绘画。艺术家的角色也在逐渐转变,他们不再只有宫廷画师的身份,开始用艺术服务大众,专业学院的课程设置发生了相应调整。从漫画、卡通发展到广告,从海报、杂志到电视,技术在进步,艺术不再居高临下,成了很放松、很愉悦、很生活化的存在。甚至在法国、英国,艺术已融入生活,生活美学不是一个空泛的词汇,是融入生活细节的现实存在。为什么高尔夫印记的主旨是“高尔夫,我生活的艺术”,这不是一句噱头,是我们作为高尔夫的和艺术的从业者,最真实的精神传递。
       写在最后:至此篇,专题“透过艺术看高尔夫”将完结。自2018年9月起,历经一整年,我们以12个篇幅总计约45000的文字量解读了29幅传世名作和一些优秀的漫画、卡通和广告插画,一路穿越了4个世纪的时光隧道,在传统绘画艺术里探索高尔夫从起源到鼎盛(古典时期)的生动历史。这些涵盖了重要时期、重要节点、重要艺术家的作品,代表着高尔夫艺术的正统潮流,是过去与今天的强大连接,赋予了高尔夫关键词“林克斯”(LINKS)更深刻的含义。
       诚然,在这里牵引出的高尔夫的历史和艺术的历史都只是历史长河中的点滴,仅作为印记为高尔夫艺术普及做出的一点贡献。我们再回味一下,18-19世纪的主流是经典的古典主义,19-20世纪是美式的天下,20-21世纪是更加开放、更加时尚多元的新潮。时间越来越近,历史的人和事渐渐不再陌生,艺术更加浅显易懂,技术上也没有那么遥不可及,高尔夫成了大众运动,伟大的赛事与人物可在20世纪以后大量的摄影作品中挖掘和鉴赏。
       事实上,与高尔夫的伟大赛事、人物、生活、艺术、球场、建筑相关的,非绘画形式的艺术品和纪念品,都是绘画艺术之外的另一部分宝藏。经典的高尔夫商业品牌也在自身发展的过程中参与到艺术创作中,既可能是球杆球具制造的精湛技术,也有皇权贵族使用的奢侈品。此后,印记将会推出其他主题专栏,通过更多的艺术形式来讲述高尔夫的历史故事。
 
“透过艺术看高尔夫”栏目核心素材参考来源:
维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
苏格兰高尔夫历史http://www.scottishgolfhistory.org/
《高尔夫艺术》(Golfing Art),菲尔•皮利(Phil Pilley)编辑,1988年出版,ISBN0 09 171 480X

 
编辑:二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