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为位置: 首页 > 印记专题 >

印记专题





标题:印记笔记:透过艺术看高尔夫之走向多元的20世纪之永恒的苏





       绘画是一种重要的空间表现艺术,在时间的冲刷洗礼中,亦是历史的见证者。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生、发展进程相呼应,从14-16世纪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开始,西方艺术世界一派欣欣向荣,伟大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层出不穷,主流的西方近代艺术透着骄傲高贵的气质,细致、丰满、鲜艳、华丽的绘画风格,无一不在昭示着资本主义的蓬勃。通过海量的近代油画和水彩画,特别是写实作品,加之文字史料,后人可以生动还原出过去几个世纪的历史样貌。这,许是我们推出“透过艺术看高尔夫”专题的初心,在如此丰富多彩的21世纪,回到艺术的原点,发现高尔夫的原点。
       之于高尔夫球运动和高尔夫艺术,不知不觉间,我们关注的重心已然从苏格兰转移到美国。诚然,得益于美国的大手笔,高尔夫终究迎来了大众化、多元化的20世纪,高尔夫的声誉和影响力可以绕地球一整圈了。同样重要的是,苏格兰的经典并没有因此消亡。以苏格兰为代表的古老的经典的高尔夫,以大众化和商业化为标签的美国高尔夫,他们承载着不同的历史荣耀,各自安好才是最好的局面。
       我们依然可以在20世纪回望苏格兰高尔夫的美妙,这是多么令人兴奋和欣慰的事情。回眸时,尽管一些球场已经改建或不再使用,不少比赛沉没在文献资料里,曾经创造了历史佳绩和推动历史发展的许多伟大人物去了另一个理想国挥杆自在。幸而,那支缀满了小银球的银球杆还在,R&A的规则权威还在,圣安德鲁斯的经典还在。在进入下一篇赏析“漫画和广告插画中的高尔夫”主题之前,我们把焦点拉回圣安德鲁斯。此篇摘选了两幅经典画作——19世纪初期的人物肖像和19世纪末期的球场景观——前者的主角是皇室人物,代表着苏格兰高尔夫的“皇家力量”;后者是现代画家演绎的老球场,是在高尔夫人心目中亘古不变的“朝圣地”。
 
《威尔士亲王》/  The Prince of Wales
油画,80英寸 × 40英寸 (203cm×101.5cm)
作者:威廉•奥本爵士 / Sir William Orpen,英国,RA,RWS,RHA,RI,1878-1931

       20世纪初期,英国依然是高尔夫的世界中心,球场建设、赛事建立、竞技水平提升、艺术创作,苏格兰是当仁不让的主产地,在R&A收藏中享有盛誉的油画《威尔士亲王》就是一幅时代佳作。
画家威廉•奥本爵士全名为威廉•纽恩汉姆•蒙塔古•奥本(William Newenham Montague Orpen),出生在爱尔兰、生活在英格兰,于1918年被授予爵士称号,以人物肖像和战争主题画而闻名,曾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官方艺术家。他是一位技艺精湛、富有同情心的传统学院派画家,是英国皇家艺术院RA(Royal Academy of Arts)、皇家水彩画协会RWS(Royal Watercolour Society)、皇家水彩画家学会RI(Royal Institute of Painters in Water Colours)和皇家希伯尼安学院RHA(Royal Hibernian Academy)的成员,是爱尔兰艺术史上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他毕生致力于肖像艺术,完成了大约600幅肖像画,其中包括英国第36届首相大卫•劳埃德•乔治(David Lloyd George)、美国第28任总统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和英国“一战”指挥官道格拉斯•黑格爵士(Sir Douglas Haig)。
       由R&A珍藏的《威尔士亲王》是又一幅出自威廉•奥本爵士之手的名人肖像,但这幅肖像的交付似乎并不顺利。R&A于1922年委托奥本作画,以纪念威尔士亲王在当年上任俱乐部队长,但奥本直到1927年6月才交付,R&A对此很不满意。而且,起初俱乐部要求画中的亲王要穿着俱乐部队长的正式服装红色燕尾服,最终出现的却是亲王访问勒威克(Lerwick, Scotland)时获赠的设得兰套头衫。尽管如此,R&A还是把画挂在了俱乐部,并一直视为珍宝。
       威尔士亲王不止一人,这位是在政坛上颇有争议的爱德华•阿尔伯特•克里斯蒂安•乔治•安德鲁•帕特里克•大卫(Edward Albert Christian George Andrew Patrick David,1894-1972),也是后来的爱德华八世(King Edward VIII)和温莎公爵(Duke of Windsor)。爱德华王子是乔治五世国王(King George V, 1865-1936)和玛丽王后(Mary Queen, 1867-1953)的长子,在父亲继承王位九周后,他在16岁生日时被封为威尔士亲王,又在1936年父亲去世后成为国王。然而,他表现出对法院协议的不耐烦,并明显无视既定的宪法公约,引起政治人士的关注。他又在执政的几个月后向沃利斯•辛普森(Wallis Simpson)求婚,引发了一场宪法危机。仅在位326天,爱德华是英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君主之一。
       爱德华是真正的高尔夫拥趸者,1913年成为R&A荣誉会员,1922年出任队长,1936年成为俱乐部赞助人,他还是许多其它俱乐部的会员、队长或赞助人。奥本描绘的亲王形象虽然没有得到每个人的认可,但他的确捕捉到了爱德华身上的“孩子气”特征。这位活跃在高尔夫世界的英国国王深受爱戴,混合了一丝忧郁的纯真特质使他成为数百万人的偶像,也许正是这样的性格最终导致他在政坛上退位。
《17号洞》/ The Seventeenth
水彩画,26英寸×19英寸 (66cm×49cm)
作者:威廉•宾尼 / William Binnie, 英国,1941-

       圣安德鲁斯的景观,让我们与高尔夫历史有了紧密连接。艺术家们在圣安德鲁斯产出了许多大场景和突出人物的作品,好像只有以老球场和会所为背景才显得纯粹、经典。林克斯(LINKS)这个词对高尔夫人而言有一种特别的感情。高尔夫起源于海陆相接的林克斯地带,仿佛在林克斯打球才能获得最正宗的高尔夫体验。几百年的高尔夫连接了时空,串联起了许多人和许多文化。
       这幅描绘圣安德鲁斯林克斯(St Andrews Links)的油画,带领我们从现代看一个古老球场,仿佛是一个时空的闭环节点。见证了现代高尔夫球运动发生和发展的圣安德鲁斯林克斯老球场,历经几个世纪魅力不减,迎来送往世界各地的仰慕者和征服者。英国公开赛每五年就会回到这里,这里硕大的双果岭和100多个沙坑考验着球手实力。
       17号洞“路洞”(Road Hole)是老球场的一个特色洞,因毗邻一条沥青小路而得名。球道全长461码,PAR 4,也许是锦标赛中难度最大的洞,著名的“魔鬼沙坑”就在这一洞。在开球区,高手们通常选择沿右路开球——这条路线离果岭最近,但OB的风险极高,因为球道右侧紧挨着一条并不宽的路,小路的另一侧就是酒店,而且在“右狗腿”的拐角位置是一个旧的黑色铁路棚屋。除非你有把握击出的小白球能擦边飞过建筑物障碍,否则你不妨向着球道左侧开球,这是比较保险的打法。接下来的第二杆更加刺激,你能躲开沙坑将球直接停在果岭上吗?过去许多年里,无数球员在这里功亏一篑,不是将球打进沙坑就是滚到了公路上。据说在过去的英国公开赛中,日本选手中岛(Nakajima)在球落入沙坑之后打了9杆之多;而美国选手汤姆•沃森在这里打出一记长铁,小球越过果岭穿过公路撞到了很远的墙上,失去了自己获得第六个冠军的机会。
       完成于1985年的《17号洞》出自英国画家威廉•宾尼之手。威廉•宾尼来自苏格兰邓迪(Dundee , Scotland),专攻风景和花卉,1963年在苏格兰皇家学院RSA(Royal Scottish Academy)的绘画比赛中获得了斯图尔特奖(the Stewart Prize)。已经印刷出版的《17号洞》主要运用了“空间色”的处理手法,弥漫在空间里的色彩仿佛是充满在玻璃瓶中的带色液体,以这种现代的绘画表达方式展现历史悠久的球场,给人以奇妙的时空穿梭感,将思绪和感情牵扯了几个世纪。
       20世纪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个世纪,是轰轰烈烈跌宕多变的一百年。虽然纯粹的艺术形式已不是主流,高尔夫绘画艺术作品越来越少,但这不妨碍更多的艺术形态与更多元的高尔夫碰撞出火花。高尔夫的故事似乎就发生在昨天,我们或可从摄影艺术作品里发现更多精彩瞬间,亦可从其它更多艺术形式中体悟高尔夫的魅力。以丰富的高尔夫历史为根基,以高尔夫在当代中国的36年变迁为灵感,由印记当家人李一川先生创作的雕塑《绿浪》已于2019年初面世,在高尔夫圈和收藏界激起了关于高尔夫和艺术思考的“绿浪”。在依旧多元的21世纪,绿浪不只属于高尔夫,更将成为一个崭新独特的艺术概念。
编辑:二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