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为位置: 首页 > 印记专题 >

印记专题





标题:胡桃木推杆 来自高尔夫球杆工匠世家麦克伊万McEwan的经典传





       在木质球杆和高尔夫羽毛球时期(Wooden Club and Featherie Ball , 1700-1850),长鼻子球杆(Long-Nose clubs)和羽毛球的组合,是那个时代高尔夫运动的见证,也是最有历史意义和收藏价值的物件。出现于15世纪中期的长鼻子球杆一直流行到19世纪80年代末期,而麦克伊万家族(McEwan)是历史上生产制造长鼻子球杆的最具竞争力、最受欢迎的专业制造商之一。
       以高尔夫球杆制造享有盛誉的麦克伊万家族来自苏格兰,是高尔夫行业最古老和最著名的家族企业。在过去的两百多年里,麦克伊万家族曾为阿伯丁(Aberdeen)、蒙特罗斯(Montrose)、珀斯(Perth)、北曼彻斯特(North Manchester)、布莱克希思(Blackheath)以及布伦慈菲尔德(Bruntsfield)和穆塞尔堡(Musselburgh)的高尔夫俱乐部提供球杆,还为R&A会员提供球杆制作和维修服务。著名的高尔夫羽毛球制作大师艾伦·罗伯森(Allan Robertson)的父亲大卫·罗伯逊(David Robertson)曾一度是麦克伊万家族在圣安德鲁斯的经纪人。

代传承 羽球时代见证
       麦克伊万家族与高尔夫结缘要追溯到18世纪末期。1770年,出生于苏格兰斯特灵(Stirling, Scotland)的詹姆斯·麦克伊万(James McEwan)离开家乡来到爱丁堡创业,凭借先前积累的工匠手艺开启了家族的高尔夫产业,没过多久就成了布伦慈菲尔德俱乐部(Bruntsfield GC)会员的球杆制造者。可能是时代久远,后人很难找到詹姆斯的作品,目前仅在圣安德鲁斯皇家古老高尔夫俱乐部(St Andrews Royal & Ancient Golf Club)的会所里珍藏着一支詹姆斯的球杆作品,杆头有独特的J McEwan署名标识。
       彼得·麦克伊万(Peter McEwan, 1781-1836)子承父业,也是非常优秀的球杆工匠。虽然父亲在他21岁时即已离世,但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努力经营工坊,在1820年已经雇佣了三个人为他工作。出自彼得之手的球杆主要是黑刺李木杆头和白蜡木杆身,不过彼得在詹姆斯去世后保留了父亲在杆头留下McEwan家族标识的习惯,并没有添加个人名字,以至于后人无法通过标识来分辨作品。
       詹姆斯一家最初住在布伦慈菲尔德的几间小房子叫“莱特的房子”(Wright`s Houses),后来随着业务扩大在1870年收购了邻居古尔雷(Gourlay)的房子。来自穆塞尔堡的道格拉斯·古尔雷(Douglas Gourlay)是那个时代公认的羽毛制球大师,他们一家人都在从事高尔夫羽毛制球生意。邻居家的姑娘吉恩·古尔雷(Jean Gourlay)在1802年嫁给了彼得,这场联姻使麦克伊万和古尔雷两家的合作更加紧密,而这两个家庭几乎包揽了布伦慈菲尔德俱乐部的球杆和羽毛制球的服务。
       彼得·麦克伊万有两个儿子,追随祖父一辈取名詹姆斯(1805-1836)和道格拉斯(1809-1886)。詹姆斯曾经是外祖父古尔雷的学徒,后来成了一名高尔夫羽毛球制造者,很可惜他在31岁那年与父亲彼得在同一天去世。道格拉斯追随父亲的脚步,继续经营着家族的球杆工坊,在1847年把生意做到了穆塞尔堡和古兰(Gullane)。直到1886年道格拉斯去世,小彼得(1834-1895)接替了他。
       第三个彼得(1873-1942)不仅延续了家族事业,还是南港(Southport)和哈德斯菲尔德(Huddersfield)的职业球手。第四个彼得(1895-1972)是普雷斯顿(Preston)、基尔马诺克(Kilmarnock)和奈恩(Nairn)的职业球员,晚年在圣安德鲁斯退休。
       很多人认为麦克伊万家族大部分的工作生涯都是在制作长鼻子球杆,其实到了1885年,第二个彼得已经带领家族改为制作需求量很大的“鼓起球杆”(bulger clubs)。尽管第三个彼得有五个儿子,他们都是球杆制造者,但随着“沉入式球杆”(socket head clubs)和机械化的到来,以手工制作为主要方式的麦克伊万一家退出了球杆制造业,在1897年停止了作为家族企业的经营。随后的几代家族成员依然活跃在高尔夫行业中,在全国甚至全球范围内从事高尔夫相关业务。

家族骄傲 球杆品质保证
       麦克伊万的球杆被认为与“球杆制造大师”休·菲尔普(Hugh Philp)的作品一样优秀,甚至有些19世纪晚期的球手,包括著名作家伯纳德·达尔文(Bernard Darwin)在内,都认为麦克伊万的推杆比菲尔普的好。相比而言,菲尔普的球杆颈部有点细,因此很容易裂开;而麦克伊万的球杆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既优雅又精细,而且结实强韧。
       杆头有McEwan家族标识的球杆可以在许多收藏中看到,有些漂亮的球杆收藏于R&A、穆菲尔德(Muirfield)、沃金镇(Woking)、皇家温布尔登(Royal Wimbledon)和皇家圣乔治(Royal St George)的高尔夫俱乐部。带有苏格兰国花“蓟花”标识的球杆更是非常昂贵的收藏品,目前已知的只有三支早期球杆,包括那支珍藏于R&A的詹姆斯·麦克伊万制作的孤品球杆。
       麦克伊万家族不仅制作球杆,也诞生了不少其他领域的高尔夫人才,流淌着家族血液的罗德·麦克伊万(Rhod McEwan)正在当下这个时代的知名高尔夫古董专家。与父辈一样,从小接受了最正统的专业的高尔夫教育,罗德将家族成就和高尔夫历史文化的推广奉为使命。虽然在100多年前家族已不再经营球杆生意,但这门独家手艺并未失传。就在2012年,印着亮闪闪的McEwan标识,由罗德监制并完工于苏格兰的胡桃木新推杆来到21世纪!这款饱含着复古情怀、致敬经典的新推杆,握在手中难免让人热泪盈眶,仿佛穿越几百年。更重要的是,这次出手不止为了情怀,全球限量500支依然品质卓越,经过改良的新推杆兼具收藏和实用价值,既可与盛行十九世纪的古塔球(Guttie)搭档,也可与当下灵动多变的小白球配合。让更多人在球场上享受这项古老运动带来的传承感和尊贵感,正是麦克伊万家族世代努力的事业目标。
       麦克伊万家族的球杆制造业务延续了五代人共127年,球杆上的McEwan标识就是品质完美的保证。通过细心经营和工匠精神,麦克伊万引导了高尔夫球杆的发展演变,并将这个家族与高尔夫运动紧密结合。尽管麦克伊万家族已经退出了球杆制造行业,然而他们做出的贡献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逝,他们的献身精神和精湛工艺会在高尔夫的历史长河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家族印记。
编辑:二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