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为位置: 首页 > 印记专题 >

印记专题





标题:印记笔记:透过艺术看高尔夫之古老赛事和人物之女性篇





       相比于男子高尔夫球运动的发展,有规模、有组织的女子高尔夫登上历史舞台要晚了一个多世纪,大致从19世纪中期开始才有了相关历史记录。但这并不是说女性于此之前和高尔夫绝缘,打高尔夫的女性个体总是有的,只是不及男性打球那样成体系、有规模、广为流行。
       事实上,谈及“女性+高尔夫”的话题,不得不提起16世纪的玛丽女王。鼎鼎大名的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Mary Stuart, Queen of Scots, 1542-1587)非常喜爱高尔夫,并将“球童”(caddy)首先引入高尔夫球运动,她身为苏格兰头把交椅的皇室身份亦能折射出那个年代苏格兰皇室对高尔夫的偏爱。
       玛丽女王与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Tudor, 1533-1603)之间的政治恩怨伴随了她并不长的一生,她的美貌与才华从未引起过争议,而她一生酷爱的高尔夫使她饱受诟病。她对高尔夫的热爱与迷恋最终导致了她的让位,同时成了对她死亡审判的唯一“罪证”——1567年她的第二任丈夫达恩利勋爵亨利•斯图尔特(Henry Stewart, Lord Darnley, 1545-1567)被谋杀后的第二天,她居然去穆塞尔堡(Musselburgh, Scotland)打高尔夫球了——这种行为是她这样地位的女性完全不能被接受的,因此被送去受审,甚至有许多人猜测玛丽女王与她丈夫的死有关。尽管有史料披露这极有可能是基于政治阴谋的“欲加之罪”或“借题发挥”,但她去打高尔夫球而没有哀悼丈夫去世的事实的确增加了世人对她的怀疑。玛丽女王最终被宣告有罪,于1587年被斩首。
       历经几百年,玛丽女王打高尔夫球一直是各种艺术家们钟爱的素材,比如,阿梅迪•福雷斯蒂尔(Amedee Foretier)1905年在《伦敦新闻画报》(Illustrated London News)上发表了一幅想象玛丽1563年在圣安德鲁斯(St Andrews, Scotland)场景的绘画;1930年代,雷金纳德•黑德(Reginald Heade)在皇家学院展出了一副假象玛丽在特鲁罗俱乐部(Truro Golf Club, England)的油画作品。毕竟,16世纪的苏格兰玛丽女王是有历史记载的女子高尔夫球运动第一人。
 
《在韦斯特沃德霍的女子比赛》/ Ladies' Match at Westward Ho!
油画,8英寸×18英寸(21.5cm×46cm)
作者:弗朗西斯•鲍威尔•霍普金斯/ Francis Powell Hopkins(1830-1913)

       时间来到19世纪中期。1867年,一个女性团体开始在苏格兰圣安德鲁斯打球,得到了包括老汤姆•莫里斯(Old Tom Morris)在内的许多人的支持,最初被称为“圣安德鲁斯女子高尔夫俱乐部”,后来叫做“圣安德鲁斯女士推杆俱乐部”(Ladies Putting Club of St Andrews, Scotland)。当时,她们没有球队组织,也没有自己的会所,场地仅限于游客会所附近的“喜马拉雅”18洞推杆果岭(the "Himalayas" 18-hole putting green),活动内容主要是推杆,而她们各式各样的推杆姿势着实令当时的报纸媒体甚是“纠结”。然而,19年后这个女团发展到了500名成员。早期的高尔夫女团就这样在苏格兰圣安德鲁斯拉开帷幕。
       一年之后的1868年,堪称“英国南部的圣安德鲁斯”的韦斯特沃德霍(Westward Ho!, England)诞生了历史上第一个正式的女子高尔夫俱乐部“北德文郡女士俱乐部”(the North Devon Ladies Club)。俱乐部组织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女子比赛,参赛者尽是显贵名媛,全程有身穿制服的男士球童陪同。比赛为期三个月,设有奖牌,参赛女士均有津贴。比赛规则要求每人携带两支杆,包括一支推杆和任意一支木杆或铁杆,如果打进灌木丛、道路上和沙坑里均要被罚一杆,而且不可以带狗入场。
       圣安德鲁斯女团和北德文郡俱乐部的女士们都使用推杆,不同的是,前者的活动场地只是一个果岭,而后者有了自己的专属九洞球场,每洞的长度在50到150码之间。
       高尔夫艺术大师霍普金斯再一次为后世留下一幅精心构图和绘制的油画佳作,于1880年签署并注明日期。正如霍普金斯所言,男人们鼓励并帮助女士们打高尔夫球,绅士风度的英国男人无疑也为高贵的女士们在球场上搭建了丝绸帐篷。透过面画,女士打高尔夫球显然是一种高雅的消遣:那时的女子露出脚踝是一种禁忌,因而在刮风的日子里,女士们要在膝盖处的裙子周围系上松紧带,以防裙子四处飘动,总是一副亭亭玉立的优雅形态。

 《在女士球场的危险挑战》/ A Hazard on the Ladies Course
绘画后的木刻版画, 11 1/4英寸×17英寸(28.5cm×43cm)
绘画作者:卢西恩•戴维斯 / Lucien Davis(1860-1941)

        进入到19世纪末期,女子高尔夫正在蔓延,参与其中的女士越来越多,打球内容不再只是推杆,对打球者挑战球场的综合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位于英格兰西部格洛斯特郡(Gloucestershire, England)的明钦汉普顿公地(Minchinhampton Common)有一处特色鲜明的女士球场,对打球者的要求极高。
明钦汉普顿公地早先是工地,1889年被买下来改造成了高尔夫球场。1889年4月成立于此地的明钦汉普顿高尔夫俱乐部(Minchinhampton Golf Club)是英格兰西部最早建立的俱乐部之一,同时也组建了明钦汉普顿女士高尔夫俱乐部(Minchinhampton Ladies Golf Club)。一个18洞球场,一个女士专用的九洞球场,配有一座漂亮的会所,算得上俱乐部初建时配备较为完善的案例了。
        这里的地貌非常有特色,完全不同于那些海滨林克斯(links),没有沙子也没有水,只有诸如防波堤和采石场这些足以反映该地区历史的自然风险(natural hazards),被称为“内陆林克斯”(inland links)。改造好的球场不仅有非常好的草皮和干净的空气,还保持了内陆林克斯的风格,依原有地形设置了很多障碍,因而球场的危险性很大,挑战难度极高。1890年《伦敦新闻画报》描述这里是1889年建成的“原创林克斯”(The original "links"),而且需要极高水准的技能、意志力、判断力和耐力才可能被征服。
       这幅创作于1890年的作品描绘了女士们在危险系数很大的明钦汉普顿女士球场上纵情挥杆的场景,具体位置是原球场的第七号发球区。该球场目前已不再使用,但仍可以辨识出,在相邻的层层叠叠的道路和古老的采石工作区之间的五路交叉口,正是当地著名的“汤姆•朗的哨所”(Tom Long′s post)和“中途之家”旅馆(Halfway House)。
       结合对画面内容与历史背景的理解,原作英文名称A Hazard on the Ladies Course中的“hazard”一词的含义非常丰富,既是对场地本身地貌的直观描述,也是对打球难度的隐喻,我们尚未找到与英文hazard含义最贴切的中文词汇,姑且将画作译名为《在女士球场的危险挑战》,或可参照这幅画的另一个名字《在明钦汉普顿公地打高尔夫球》(Golfing on Minchinhampton Common)。
       画家卢西恩•戴维斯出生于英格兰利物浦(Liverpool, England),是伦敦圣伊格内修斯学院(St Ignatius College)的艺术硕士,曾在皇家学院展出了37件作品,擅长肖像、人物、风景和插画,一生描绘了许多运动场景。他的插图出现在19世纪末期“巴德米通图书馆”出版项目(the Badminton Library of Sports and Pastimes)关于板球、草地网球和台球的卷宗里,他还画了一些女子参与运动游戏的场景,主要是曲棍球、板球和高尔夫。
       戴维斯在《伦敦新闻画报》担任了长达20年之久的首席艺术家,1890年为《伦敦新闻画报》画了这幅女子高尔夫的画,原作是黑白的。《伦敦新闻画报》的合作雕版艺术家理查德•泰勒(Richard Taylor)完成了雕板,此篇看到的就是泰勒的木版画。《在女士球场的危险挑战》描绘的场景在当时极具特色和代表性而广受欢迎,市面上有许多彩色印刷品和泰勒木刻版画的复制品。而随着时间推移和广泛流传,这幅画深得“盗版界”偏爱,在这个木版画经典版本之后,出现了许多画面上标注“戴维斯”而背后写着“未知艺术家”的各种再版版本,有些版本的风格更加华丽,但有些版本已经演变得很艳俗。
画中挥杆的女主角玛格丽特•斯科特夫(Margaret Scott)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她是英国业余女子赛(时称British Ladies Amateur)的首位冠军并连续三年(1893-1895年)折桂。从美学上讲,画面的确展现了一个令人愉悦的场景,尽管玛格丽特的挥杆姿态着实“不科学”。对此的解析是:这是1900年之前的高尔夫,女士们的打球姿态确实和现在大不相同,而且,画家戴维斯可能试图以略显夸张的手法来展现玛格丽特赢得锦标赛的非凡表现(虽然锦标赛的场地并非这里,但玛格丽特住在附近),她非常柔韧,以至于看上去有点奇怪——上杆到顶端时,她手中球杆的杆头并没有对准目标,而是指向了球的正下方,她的右肘似乎“飞”了起来!
       有趣的是,位于画面正中的小球童非常吸引眼球,虽然他几乎背朝观众,但他肩挎的那个球包是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上第一代高尔夫球包(club-carrying golf bags)出现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与这幅画的完成时间吻合。在此之前,打球时的几支球杆是用一根绳子或布条捆绑起来,球童携带和每次取用都是比较麻烦的。第一代球包就像是布兜子,包的开口直径差不多四英寸,与高尔夫球洞一般大,极其简单却很实用,远不能与现在的球包同日而语,在当时也算极大的进步了。

 《1901年阿伯多维女子锦标赛》/ Ladies Championship at Aberdovey, 1901
水彩画,12英寸×15英寸(24cm×38cm)
作者:迈克尔•布朗/ J. Michael Brown(fl.1880-1916)

        之前《透过艺术看高尔夫之古老赛事和人物之圣安德鲁斯以外篇(下) 》一篇中,通过迈克尔•布朗的水彩画《1898年在杜丁斯顿比赛》(Match at Duddingston, 1898),我们已经认识了致力于推广和引导生活方式的苏格兰生活协会(Life Association of Scotland)。这幅水彩画《1901年阿伯多维女子锦标赛》同样出自布朗之手,并收录在苏格兰生活协会出品的高尔夫日历之中。
       这里展示了一次对威尔士高尔夫有历史意义的比赛,是迄今英国女子业余锦标赛唯一一次在威尔士本土举办,地点是海边小村阿伯多维(Aberdovey, Wales)。画中的推杆者正是本次比赛冠军,她是来自霍伊莱克(Hoylake, England)的莫莉•格雷厄姆(Molly Graham),击败了卫冕冠军罗娜•埃德尔(Rhona Adair)。罗娜是画面左侧手持球杆站在球童旁边的女士,她来自北爱尔兰皇家波特拉什(Royal Portrush, Northern Ireland),虽然这次没能蝉联,但她在1903年再次成功夺冠。画面右侧有几位坐着的女士,左起第一位头戴白纱花饰礼帽的是梅•赫兹利特(May Hezlet),同样来自皇家波特拉什,曾在1899年、1902年、1907年三次获胜。在冠军莫莉女士身后,那位留着络腮胡身穿马甲的矮个子男人是阿伯多维的草坪维护者约翰•琼斯(John Jones)。画中另一位显眼的男士是手拿烟斗和本子站在画面右侧的托马斯•霍洛克•米勒(Thomas Horrocks Miller),站在他身旁穿着白上衣的女士是他的妻子伊塞特•皮尔森(Issette Pearson),这位两次获得锦标赛亚军的女士是LGU的第一任秘书,也是LGU成立的主要推动者。
       LGU是“女子高尔夫联盟”(The Ladies Golf Union)的英文首字母缩写简称,成立于1893年,是大不列颠和爱尔兰女子业余高尔夫球运动的管理机构,总部设在苏格兰法夫郡的圣安德鲁斯(St Andrews, Fife, Scotland),直到2017年与R&A合并。1893年,LGU创办了“英国女子业余赛”(the British Ladies Amateur),首次在英格兰兰开夏郡的皇家莱瑟姆和圣安尼斯高尔夫俱乐部(Royal Lytham & St Annes Golf Club in Lytham St Annes, Lancashire, England)举行,史上首位冠军就是上一副作品中那位柔韧性极好的玛格丽特•斯科特夫女士。这个比赛后来改名为“女子业余锦标赛”(the Womens Amateur Championship),是今天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女子业余顶级赛事之一。
       历史发展到这个时间段,女子高尔夫终于变得有模有样,许多地方有了适合女性的专属场地,有了女性的俱乐部组织,也有了专门的赛事和统一的管理机构,从苏格兰圣安德鲁斯推杆女团开始,只经历了短短二三十年的时间。然而,这一切都基于“业余”(Amateur)的属性。尽管女士们推杆的姿态千奇百怪,尽管早期她们打球的单个球洞长度只有100码左右,尽管并没有几个知名的女性高尔夫从业者,但女性的专门场地和业余比赛确实出现了。
       男子高尔夫从“游戏”(game)起步,玩的人多了,玩的地方多了,逐步激发了对装备、场地、打球技术和机构组织的专业化的必然需求,因此最先出现在男子比赛的人物都是专门打球的名流权贵和高尔夫从业者,专业和职业(professional)的味道更浓。1860年八位职业选手参加了首届英国公开赛(The Open Championship),1886年首届官方的全英业余锦标赛(British Amateur Championship)开打,直到1890年小约翰•鲍尔(John Ball Jr.)成为史上首位在英国公开赛夺冠的业余选手,职业选手对高尔夫赛事体系的主导和引领作用是不容置疑的。男子运动展现出一个相对漫长而自然形成的历程,从无序的自发的状态到有组织、有体系、有规模经历了近两百年。相比而言,女子高尔夫的发展更具跳跃性,搭上了男子运动的“顺风车”,有了男子运动的发展做铺垫,发展时间相对较短,进程也快得多,先业余后职业的发展路径与男子运动是有明显差异的。
《混合四人赛》/ Mixed Foursome
水彩画后的光刻版画,15 3/4英寸×11 3/4英寸(40cm×30cm)
绘画作者:亚瑟•伊格纳修斯•凯勒 / Arthur Ignatius Keller (1866-1924)

        英国是现代高尔夫球运动的老大哥,在历史发展轨道上“牵拉拽扯”的实践周期终究要长一些,像约翰•里德(John Reid)这样的苏格兰人和查尔斯•布莱尔•麦克唐纳(Charles Blair Macdonald)这些深受圣安德鲁斯高球文化影响的人,到了美国可以很快传播推广高尔夫文化并有所建树。《透过艺术看高尔夫之古老赛事和人物之圣安德鲁斯以外篇(下) 》一篇中,那幅刊登在《财富》杂志(FOURTUNE Magazine)上的彩色石版画《1894年美国首届业余高尔夫锦标赛》(The First Amateur Golf Championship held in America, 1894)把我们带到了美国高尔夫快速插旗的年代,有1888年在纽约最先成立的圣安德鲁斯俱乐部(St Andrew′s Golf Club, America),有1892年在芝加哥修建的全美第一个18洞球场,更有1894年USGA的创立和1895年美国业余锦标赛(U.S. Amateur Championship)与美国公开赛(U.S. Open)两个大赛的诞生。
       事实上,高尔夫在美国的传播很快,无论男女。USGA不仅在1895年启动了男子赛事体系,也创立了首个全国性的女子赛事“美国女子业余锦标赛”(U.S Women′s Amateurs),查尔斯•布朗夫人(Mrs. Charles Brown)以69+63=132的总杆数赢得了第一个冠军,但比赛球场只有九洞。比起当时的男性和今日的女子水平,那时的女子高尔夫很不专业,只能称得上是一种娱乐消遣,然而以赛事发展推动女子水平专业化、职业化才是对历史最大的贡献。
       出自著名插画师亚瑟•凯勒之手的《混合四人赛》画如其名,男女同场同组享受着高尔夫带来的冬日惬意——规整优雅的礼服套装,覆盖着白雪的球场,红色的小球,男女球手间轻松的交谈,全然没有严肃紧张的气氛,俨然是打破寒冬的休闲娱乐,散发着愉悦和温暖。凯勒是美国水彩协会的成员,受邀为《妇女家庭月刊》(Ladies Home Journal)1900年三月刊创作封面。这幅《混合四人赛》不仅呼应了冬日时节,还极好地展示了当时主流社会女性的生活休闲方式。创刊于1883年的《妇女家庭月刊》是美国20世纪领先的女性刊物,在1903年达到了一百万订阅用户量。画的原版悬挂在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皮内赫斯特(Pinehurst, North Carolina)的PGA世界高尔夫名人堂,1973年曾出版了一幅24英寸×18英寸(61cm×46cm)的石版画。
       基于男女先天的体能水平差异,男女混合打球的正式比赛并不多见,而在强调娱乐性的联谊活动中会有一些安排,比如采用四人四球、四人两球或者比洞赛的赛制,既可弱化体能差异,又能增强组内球手互动交流。男女混合打球的形式并非当代人的创意,在非常重视组织规范的美国圣安德鲁斯高尔夫俱乐部,有记录写明约翰•里德的太太(Mrs. Reid)和卡莉•劳小姐(Miss Carrie Law)于1889年3月30日在一个混合四人组中打球,而她们极有可能是有历史记录的在美国最早打高尔夫球的女性。
编辑:二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