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为位置: 首页 > 印记专题 >

印记专题





标题:印记笔记:透过艺术看高尔夫古老赛事和人物之圣安以外上





       19世纪中后期至20世纪初,伟大的高尔夫运动在苏格兰和英格兰遍地开花。圣安德鲁斯当然功不可没,但那个时候并非只有圣安德鲁斯的坐标在高尔夫历史版图上闪闪发光。在圣安德鲁斯以外的许多其他地方已经成为有代表性的高尔夫胜地。此篇请出查尔斯•里思(Charles Lees)和弗朗西斯•鲍威尔•霍普金斯(Francis Powell Hopkins)两位高尔夫艺术大师,带我们走向穆塞尔堡(Musselburgh)、布莱克希思(Blackheath)和韦斯特伍德霍(Westward Ho!)。    
 
查尔斯·里思 / Charles Lees,苏格兰皇家学院院士RSA(1800-1880)

       在高尔夫艺术家中名列前茅的查尔斯•利思,师从于浪漫主义艺术家亨利•雷伯恩爵士(Henry Raeburn,1756-1823)。皇家学院院士亨利•雷伯恩在爱丁堡出生,一生为包括苏格兰著名文学家瓦尔特•司各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在内的不少名人画过肖像,被聘为御用画师,其作品以色彩大胆而令人瞩目,66岁时被大英国王乔治四世授予爵士封号,是苏格兰历史上最优秀的肖像画家之一。深得师父真传的查尔斯•利思在高尔夫艺术领域的造诣颇高,擅长肖像和风景画,并以苏格兰的体育生活为素材留下不少佳作。

《一场高尔夫比赛》/A Golf Match
油画,10英寸×15 1/4英寸(255cm×39cm)


       《一场高尔夫比赛》是查尔斯•里思历时六年创作《高尔夫球手》(The Golfers)漫长过程中的一副草图,画中的一些人物的确被纳入到了最终作品里。这副主要描绘挥杆场景的油画虽然被称为“草图”,却一点也不会“拉低”它本身的艺术价值,画家的细腻功底可见一斑,被苏格兰人视若珍宝,至今由R&A精心收藏。
        与其他一些纯粹展示比赛挥杆场景的画面相比,它似乎并不是特别“严肃”,整体风格生动活跃,色彩明亮,甚至人物的动作略显夸张,而且画中人物丰富,看起来高尔夫运动与日常休闲生活融为一体。
我们在“圣安德鲁斯篇”对《高尔夫球手》的赏析只是抛砖引玉,要参透画家创作这幅宏伟巨作的六年时光,大概能写出厚厚一本书。虽然出现在《高尔夫球手》画中的球童艾伦•罗伯森(Allan Robertson)提出《高尔夫球手》在1844年已经完成了,但他的证据尚不能推翻目前被公认的“六年”定论,而这更不妨碍世人将《高尔夫球手》奉为经典。
       今日反观草图,即能联想到里思投入了许多心力和精力。作品背后承载了太多的高尔夫故事,以至于产出了大量的草图手稿,而每一幅草图都是独立的优秀的艺术作品,估计连画家自己都不会想到在1841年开始创作之后直到1847年才形成终稿。《高尔夫球手》展现出的宏大场景,再加上厚厚的草图集,足以让我们贪婪地联想那年月的苏格兰高尔夫盛行的样子。
 
《在穆塞尔堡的夏夜》/ Summer Evening at Musselburgh
油画,10英寸×16 1/3英寸(255cm×415cm)

       查尔斯•里思是个勤奋用功的艺术家,其艺术成就并不止于《高尔夫球手》,比如他在1859年完成了油画《在穆塞尔堡的夏夜》的创作。透过《在穆塞尔堡的夏夜》,你能强烈感受到画家过去十几年里长期在圣安德鲁斯从事艺术创作的气质,如果不是特别说明这是在穆塞尔堡,这幅画传递出的场景感很容易引发“圣安德鲁斯”的联想。不仅如此,画家成功运用色彩展现出的惊人的光效特点,又能让人联想到他在12个月之前曾拍摄的一张关于滑冰的精美照片《在林利斯戈湖上滑行》(Sliding on Linlithgow Loch)。
       正如开篇提到的那样,苏格兰的高尔夫不是只在圣安德鲁斯。位于爱丁堡以东仅10公里的穆塞尔堡不仅是苏格兰历史最悠久的镇落(大约于公元80年时由罗马军团建立),更是一个爱丁堡地区球手们的主要聚集地。在穆塞尔堡开展高尔夫运动的最早记录是从1672年开始的,这使得穆塞尔堡林克斯老球场(Musselburgh Links,the Old Course)成为入选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高尔夫球场。
       在19世纪后期的40年里,四家世界上最重要的高尔夫俱乐部都在这里打球并修建了会所,还共同组织了一个“果岭委员会”,根据各自的成员人数支付费用,他们分别是:有400名会员的爱丁堡高尔夫球手荣誉公司(the Honourable Company of Edinburgh Golfers),有90到136名会员的皇家穆塞尔堡高尔夫俱乐部(Royal Musselburgh Golf Club),有130名会员的布伦慈菲尔德林克斯高尔夫协会(Bruntsfield Links Golfing Society),有100名会员的皇家伯吉斯高尔夫协会(Royal Burgess Golfing Society)。
       在爱丁堡球手荣誉公司与普雷斯特威克(Prestwick)和圣安德鲁斯的俱乐部开始赞助英国公开赛(The Open)之后,公开赛于1874年首次落地穆塞尔堡。直到改为18洞赛制之前,公开赛又在这里举行了五次,分别是1877年、1880年、1883年、1886年和1889年。在穆塞尔堡举办的六届公开赛中,有四次是由穆塞尔堡人夺冠的。19世纪的这几十年称得上是穆塞尔堡高尔夫的光辉岁月。
       穆塞尔堡林克斯老球场是当时爱丁堡的球手们出没的球场之一,特别是当在布伦慈菲尔德(Bruntsfield)和利斯(Leith)打球变得不可能之后,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转移到了这里。画家里思创作《在穆塞尔堡的夏夜》的那段时间,布伦慈菲尔德协会和皇家伯吉斯协会与爱丁堡球手荣誉公司分享着穆塞尔堡的球场。这幅画的原作在北美,即便是复制品也非常珍贵。爱丁堡球手荣誉公司有幸拥有一副复制品,收藏在位于穆尔菲尔德(Muirfield)的俱乐部里。
 
 弗朗西斯·鲍威尔·霍普金斯/ Francis Powell Hopkins(1830-1913)

       与同一时代的托马斯•霍奇(Thomas Hodge)一样,霍普金斯似乎没有接受过专门的正规训练,也没有特别突出的过人之处,但他在构图和人物方面很有天赋,对高尔夫和高尔夫球手有着真正的情感,对高尔夫运动的观察更加深广。我们在“18-19世纪苏格兰高尔夫的兴起”一篇中就曾与霍普金斯和他签名“Major S”(大 S)的水彩画《小汤姆的最后一场比赛》(Young Tom`s Last Match)相遇。那些以“Major S”落款的草图并不是终点,它们激发了霍普金斯更有野心的艺术追求,经过他反复推敲琢磨,最终诞生了更优秀的作品,比如下面的这两幅油画就是艺术家源发于草图开始精耕细作的艺术成果。
《高尔夫在布莱克希思,1875年》/ Golf at Blackheath, 1875
油画,21 1/4英寸×44 1/2英寸(54cm×113cm)

       英格兰高尔夫从1608年起首先在布莱克希思发展起来,1766年成立的皇家布莱克希思高尔夫俱乐部(Royal Blackheath Golf Club)是苏格兰以外最早建立的高尔夫协会之一(俱乐部自1923年以来一直在埃尔瑟姆Eltham附近)。作为英格兰高尔夫的代表,发生在这里的赛事和人物当然是艺术家们钟爱的创作素材。
       霍普金斯的油画《高尔夫在布莱克希思,1875年》绘制了在俱乐部第一个球洞即将开球的场景,画面背景是格林威治公园(Greenwich Park)。有趣的是,与霍普金斯同一时期的画家弗雷德里克•吉尔伯特(Frederick Gilbert)也有过相同题材的作品,但相比而言,霍普金斯的色彩运用更加突出,色彩的闪耀仿佛照亮了整个球场,带给观者强烈的愉悦的情绪体验。
       画中的每个人都配有专门注释。在俱乐部的会员中不乏有很大影响力的人物:画中央即将开球的人是时任1874年队长的詹姆斯•班纳特(James L. Bennet),在他身后蹲下来正在插TEE的是将于1875年接替他担任队长的议员海根•肯纳德上校(Hegan Kennard,MP)。肯纳德议员不仅是俱乐部长达60年的成员,也是一些其他高尔夫俱乐部初建时期重要的奠基者,是霍伊拉克(Hoylake)、温布尔登(Wimbledon)和沙土镇(Sandwich)的球队队长,还是韦斯特沃德霍的主席。布莱克希思和英格兰其他俱乐部能冠以“皇家”称号,很大程度上离不开肯纳德议员付出的努力。
       这幅关于英格兰俱乐部的画中出现了一些优秀的“外地人”,他们来自苏格兰。比如左起第六位的是来自圣安德鲁斯的职业球手和球杆制造商罗伯特•柯克(Robert Kirk),在这里的年收入达到78英镑。左起十三位的是乔治•格伦尼(George Glennie),他在1853年加入了布莱克希思并成为一名重要的管理者,苏格兰皇家学院院士海伍德•哈代(Heywood Hardy)和约翰•巴伦特恩(John Ballentyne)都在布莱克希思为他画过肖像。格伦尼曾与一名队长斯图尔特(Stewart)组队,为这里赢得了1857年苏格兰举办的四人组锦标赛(Grand Foursomes tournament),这个由其他十家高尔夫俱乐部联办的比赛都是苏格兰人参加,但实际上还有格伦尼、斯图尔特和其他很多来自布莱克希思的选手。
       从苏格兰到英格兰,又从英格兰到苏格兰,那个时期的苏格兰高尔夫依然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而两地间的频繁交流和人才流通恰恰带动了高尔夫在更多地区的发展繁荣。
 
《开球》/ The Tee Shot
油画,23 1/4 英寸 × 41 1/2英寸(59cm×105.5cm)

 
       霍普金斯的《开球》是那一时期最令人愉悦的高尔夫油画佳作之一,于1877年签署并注明日期,并且与画家两年前创作完成的《高尔夫在布莱克希思,1875年》有着紧密联系。
       《开球》的取材地点是英格兰西南部比迪福德(Bideford)附近的韦斯特沃德霍,这里是皇家北德文郡高尔夫俱乐部(Royal North Devon Golf Club)的林克斯球场,也是英格兰和威尔士最古老的高尔夫林克斯。地处英格兰与苏格兰交界的“韦斯特沃德霍”被誉为“英国南部的圣安德鲁斯”(the St Andrews of the South),与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斯南北相望。
       事实上,这片属于英格兰诺舍姆(Northam)的伟大的高尔夫地块,却以附近村落的名字而声名远播。1863年,在布里斯托尔海峡(Bristol Channel)海岸线上建起了一个小村庄,取名“韦斯特沃德霍”,与查尔斯•金斯利(Charles Kingsley)1855年出版的小说《西行记》(Westward Ho!)音译同名。这个不寻常的名字使这里名声大噪,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几乎没人在意这里其实是属于诺舍姆的。
       1864年4月4日诞生于此地的北德文郡和英格兰西部高尔夫俱乐部(the North Devon and West of England Golf Club)是皇家北德文郡俱乐部的前身,也是布莱克希思的会员集资成立和支持的众多俱乐部之一。布莱克希思对韦斯特沃德霍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在《开球》中出现了七位《高尔夫在布莱克希思,1875年》的人物,比如在画面右半部分居中位置,坐在蓝上衣男孩球童后面并且身穿浅色外套的人是肯纳(Kennard);而坐在肯纳右手边身穿红外套的人是格伦尼,这位从苏格兰跑到布莱克希思的高尔夫活跃分子还是皇家北德文郡俱乐部的荣誉会员。
       俱乐部队长莫尔斯沃思(Molesworth)穿着红外套,正站在前排准备下一个开球,他是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画家霍普金斯也在画中,一副典型的“希区柯克打扮”,站在左起第四位。委托霍普金斯创作《开球》的人正是画中开球的主角约翰•邓(John Dun),他是霍伊莱克皇家利物浦高尔夫俱乐部(Royal Liverpool Golf Club at Hoylake)队长,而霍伊莱克是另一家由布莱克希思帮扶的俱乐部。
后来约翰的儿子将这幅画送给了皇家北德文郡俱乐部。1988年,伦敦伯灵顿画廊(Burlington Galleries)举办了一场名为“高尔夫——一项皇家古老运动”的大型展览,《开球》被认为是未来十几年最具升值潜力的高尔夫画面。
编辑:二花